主页 > 思客 > 正文

腾讯体创投“新势力”!CVC强势崛起,一级市场

2022-01-22 17:13    188比分直播/石狮/188比分直播

“如果在CVC(产业资本)和普通VC(风险投资)之间选择,你更倾向于要谁的投资?”面对这样的提问,吴昊(化名)不假思索地回答:“比较倾向于产业资本”。他的理由是,“我们是行业里的新兵,需要行业龙头的背书和业务的协同机会。”吴昊认为,现阶段,能带来业务增量的产业资本更适合他们。

做出吴昊这种选择的创业者不在少数,最直接的原因就是“CVC能带来订单”。在当前中国发力硬科技、突围中高端价值链的大背景下,围绕硬科技领域创业的创业者已经成为产业创新的重塑者,他们正以技术的力量拆解产业链、改造上下游、提升产业效率,在这个过程中,来自产业的资源和资金的支持显得尤为重要。

如今,无论是传统互联网巨头的腾讯、阿里,还是新崛起的字节跳动、美团等,以及宁德时代等热门赛道上的龙头企业,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投资部门或产业基金,他们善于利用手中的资金和资源,把产业版图扩展到上下游产业链,同时逐渐重塑自己的产业生态,扶持更多中小企业的同时,也将进一步强化自身的产业龙头地位。

LP智库创始人国立波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创投市场至今,已达到了3.0阶段,产业资本开始活跃起来,“从国内外近10年趋势看,产业资本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其中美国创投市场约有一半资金来自CVC。”在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CVC也占到20%~30%的市场份额。

对创业者而言,CVC究竟有怎样的魅力?CVC的壮大是否对普通VC带来挤压?CVC与普通VC之间将呈现怎样的竞合格局?

好项目不差钱,要的是产业资源

上个月刚刚在澳门BEYOND国际科技创新博览会上获得科技创新大奖,知优科技创始人孙上又开始忙不停歇地进行下一轮融资。知优科技是一家专注于建筑科技与城市数字基建公司,也是国内第一批做CIM(城市信息模型)的公司,公司拥有自主研发CIM引擎,面向新区建设、旧城改造和城市更新等提供智慧化建设服务、以及基于数字孪生技术为城市运营提供数字化转型服务。“大兴国际机场智慧运维平台”、“济南国际医学科学中心CIM一体化平台”、“深圳星河产业集团智慧园区”都是公司服务的客户。

虽然接触了一些新的投资机构,但孙上更想拿到能带来产业资源的机构的钱。“道理很简单,比如我们天使轮的投资方商汤科技,首先他们自身也做城市智慧化赋能,可能有潜在订单和我们的业务协同,其次,我们的技术本身需要加持,和商汤配合开发能够实现技术反哺。现在作为股东方的商汤科技也成功在香港上市了,未来我们可能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孙上想要的产业资源可以是订单,项目或者技术,在他看来,对于还在起步阶段的知优科技来说,产业资源比钱更重要,如果能有这方面资源的倾斜,估值可以适当压一压。“从现有的合作方寻找投资人,是我们找融资时候的一个策略。”孙上说。

孙上的选择也是当下许多创业者的选择。选择产业资本,即便估值便宜一些,只要一个订单能切入一个大市场,总体还是划算;如果没有产业资本,企业也会选择如高瓴、红杉这类知名度高的投资机构,因为这样更有利于下一轮融资,普通的投资机构,此时只能暂时靠边站。

“其实好的项目根本不缺投资人,四处找钱的项目多半也很难被投资人看上。”华南一家聚焦硬科技投资的VC基金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要“锁住”好项目,只有钱不够,还得有其他的增值服务。对此,该负责人有亲身经历,一年前他参与了一个围绕智能家居做技术开发的项目融资洽谈,就在所有条件都基本谈妥的时候,却被一家CVC“截胡”,原因是这家CVC的母公司有部分房地产项目,可以为这个项目提供试验场所。

企业发展的全生命周期都需要借力不同阶段的产业资源,如何在给钱的同时给予企业更多的赋能,是每家VC回避不了的问题。汉理资本董事长钱学锋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汉理资本有一家天使轮投资企业秉匠科技(专注于三维图形引擎),应用在数字建筑和智慧城市领域,“去年融资时很多投资人找上门来,既有知名VC机构也有多家上市公司,最终我们敲定了数字建筑领域的龙头企业——广联达。”

CVC天然的产业场景和产业资源优势给了他们投资上十足的底气。“如果是我们想投的项目,项目方多少都会给我们一点份额。”招商局创投总经理吕克俭自信地对记者表示,虽然大家都在争夺项目,但招商局创投从来不依靠哄抬价格来抢项目,“能给钱的基金很多,但能给场景的不多。”

以招商局创投的首个IPO项目——联易融为例,在获得招商局创投投资后,联易融的技术和服务在招商蛇口公司方面得到了很好落地。“2020年给招商蛇口做了50个亿的ABS(资产证券化),一方面,使得招商蛇口的资金成本降低到3%左右,另一方面,他们的供应链金融服务业在招商蛇口的产业场景中得到很好的完善。”

除了场景和订单以外,一些大的CVC还能给企业带来一定的品牌背书,使其在寻求产业链上下游合作时获得更大的信任。“有些创业者会认为,华润给的单子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华润是他们的供应商,在和其他供应商谈合作时,华润就是他们最好的广告。”华润资本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张宗对记者表示。

这种优势尤其体现在产业链中的龙头企业上,因为龙头企业往往具备强大的资源组织和配置能力,使其在赋能企业上更为顺畅。“相比财务投资人撬动整合外部关系和资源为被投企业赋能,CVC调度公司体系之内的资源更为直接容易,在赋能被投企业的同时也满足了自身转型升级的需要。”张宗说,“双向需求、双向赋能使投后管理更加顺理成章。”

相对于财务投资者,部分CVC的钱则“更长”。比如不少CVC由上市公司和产业集团的自有资金出资,因此具备更长远的战略打算,招商局创投就是其中一个。“我们的基金不着急退出,因此有充足的时间让项目好好发展。”吕克俭表示,他们的投资更有耐心。

事实上,CVC多年来一直都活跃在一级市场的创业投资中。IT桔子数据显示,近五年来,CVC投资占整个风投市场的份额在20%~30%之间,并且随VC市场波动情况而变动,但投资下降幅度则明显低于VC机构。CVC投资的“巅峰”时期发生在2017年,随后几年呈现下滑趋势,但是从2020年开始又再次活跃起来。

这背后的大背景是,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涌向硬科技领域。钱学锋认为,在当前的创业投资主线下,CVC确实优势明显。一是目前很多创业企业从事的都是2B的企业级服务,需要对接业务、场景和客户,这与此前2C的业务不同,2C一旦形成平台,自然流量蜂拥而上,而2B需要一个行业一个场景的落地和变现,产业投资人对同赛道的业务、对行业发展趋势等都比较了解,更现实的是潜在可以给公司带来订单,带来新业务的场景落地,在这方面产业投资人具有天然优势。

钱学锋说,引进产业投资人的第二个优势是,企业级服务公司的发展历程中,从十几个人到五十几个人到几百人,管理、运营、销售体系、研发体系、企业文化等建设等,产业投资人都走过类似的路,也进过很多坑,产业投资人在行业里的摸爬滚打的管理和运营经验和教训,对创业公司而言都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CVC早已“遍地开花”

2022年伊始,CVC市场依然持续着2021年的热情。

1月12日,锂电池新材料研发和生产企业永太高新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平潭盈科恒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退出,新增股东宁德时代,持股比例为25%。这是今年以来,宁德时代投资的第三家企业,此前,宁德时代已分别入股了电池材料供应商东恒新能源和工业大数据公司安脉盛。

同一日,浙江富特科技宣布完成亿元战略轮融资,此轮融资由产业投资机构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这也是富特科技继广汽资本、蔚来资本、安吉产投等战略投资后迎来的又一位重要产业资本。

CVC投资案例,方兴未艾。以宁德时代为例,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2021年以来的股权投资超过20笔。而截至去年9月30日,宁德时代已投资75家企业,合计认缴金额达154.6亿元。

宁德时代CVC投资,主要围绕动力电池、车企、新能源装备等产业赛道。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说:“我不想只卑微做车企的一环,而是靠自己,让车企离不开我。”

CVC在我国的创投业发展进程中并非新鲜事物。2000年,国内CVC投资开始萌芽,2011年后,各大互联网巨头主业稳定,新的移动互联网创业浪潮来临,以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CVC大举进行股权投资,中国CVC行业迎来快速增长期。

多年来,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是CVC市场的代表性机构,同时,细分领域如温氏股份、联想创投和药明康德等,也在产业链上下游寻找投资机会。

IT桔子数据显示,曾经出手投资或收购的国内CVC机构有近750家,其中,近160家是互联网企业,占比21%;其他近80%属于非互联网企业。然而,占比两成的互联网企业对外投资数量却占据了国内CVC投资总数的近六成,具有明显优势。截至去年11月21日,2021年投资频次较高的8家互联网CVC分别为腾讯、小米、阿里、字节跳动、B 站、百度、美团、京东,合计参与投资591起,总参投金额接近3500亿元。其中腾讯投资并购244起,占8家CVC合计投资事件数的41%,是当之无愧的最活跃CVC。

近两年来,随着硬科技投资受追捧,新进入CVC市场的产业巨头——宁德时代、蔚来资本和华为等,越来越成为CVC市场的中坚力量。以新能源汽车赛道为例,造车新势力层出不穷,在给传统汽车品牌带来颠覆性改变同时,也影响着CVC市场。

成立于2016年的蔚来资本,作为独立于蔚来汽车的产业基金,时不时传出投资案例。

2019年底,广汽也宣布向科技转型,将智能网联和新能源车作为核心,同年起,广汽资本便先后投资了加特兰、森思泰克、奥迪威、经纬恒润、星河智联等多个项目。

硬科技巨头华为成立的CVC哈勃投资,更是以狼性著称,2019年4月成立以来频频出手。1月11日,哈勃投资投资深圳开鸿数字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去年12月2日,哈勃投资苏州晶拓半导体科技......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哈勃投资的投资案例即达10余起,不仅涉及芯片设计企业、芯片制造企业,还已延申到集成电路产业的更上游领域,包括EDA软件、工业软件、半导体设备、原材料等。

一些业务发展受限的房地产企业,近年来也纷纷成立CVC机构,加码硬科技股权投资,包括碧桂园、保利、招商局集团、星河集团等。其中,碧桂园创投超过52%的资金都已投向了半导体、新能源、光伏、先进制造等硬科技领域,覆盖紫光展锐、盛合晶微、比亚迪半导体、壁仞科技、蜂巢能源等企业。

CVC和VC之间合作大于竞争

看似优势突出无往不胜的CVC,也有它不可回避的短板。

“但凡在投资中背负了战略诉求,投资决策效率都很难胜过只追求财务回报的财务投资者。”张宗表示,CVC跟普通VC的最大区别就是“管了谁的钱”,产业集团做直投或产业基金,即便是民营企业,考虑到战略诉求,决策流程也会比纯市场化的财务VC多一些,更何况是有国资背景的基金。CVC的优势不在于快速决策,拼的是资金之上的产业资源。

基于决策机制灵活、决策效率高的优势,普通VC也在力补产业资源方面的短板。记者观察到,如今的VC/PE圈已正在上演投资人人才争夺战,争夺的就是具有产业背景的投资人。比如,同创伟业的合伙人张一巍来自华为,因其具有深刻的产业洞察能力,一度成为同创伟业科技行业IPO的“金手指”;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伟则同时具备华为和知名VC的工作经历,从达晨出走创业5年多来,其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成功捕获了海目星、宏微科技等公司,2021年底还官宣成功募集13亿元二期人民币基金,成为投资界的一匹“黑马”。

红杉中国合伙人郑庆生近日也表示,当下的投资环境需要财务投资人加速“进化”,不仅需要完成从“信息差”到“认知差”的转变,甚至需要预判趋势的发生,如何预判和创造趋势,完成不同趋势间的比较和判断,需要跟产业结合。其次,技术扮演着越发重要的角色,投资对象不仅仅是科技公司,投资机构也应当是科技公司。应该拥抱产业投资,赋能企业全生命周期。

但对一些创业者来说,CVC和普通VC并非一定要二选一。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董事长殷哲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近期的项目投资中,确实有观察到很多产业资本的身影,“一部分成长期企业希望产业资本的进入能带来产业赋能,但更多的企业在寻找平衡点,欢迎产业资本加持的同时,也希望保持独立的发展空间和决策体系。”

在殷哲看来,所谓产业资本赋能企业要辩证来看,“产业资本可以在初期给予一定的产业资源,甚至是直接的订单导入,但最终还是创业企业自身的商业模式要能跑得出来,能在产业链上不断获得重要占位,并为客户创造持续价值。”殷哲表示,长期来看,市场上永远需要两类投资人,一类是产业投资人,一类是市场化投资人或者说财务投资人。“参照国外情况,财务投资人的目标比较纯粹,就是风险回报比,产业投资人的投资目标就较为综合,更多考虑自身产业的发展。”

随着普通VC开始发力积累产业资源、学习产业资本的打法,以及产业资本也开始往早期项目投资,产业投资人和财务投资人之间的界限正在逐渐被打破,两者愈发融合。在钱学锋看来,产业资本进入早期投资领域是好事,有竞争也有合作。

“普通VC也有很多优势,知名VC资源很多,阅人无数投资面广,像汉理资本这样侧重于早期投资的中小型机构,目前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多跟产业投资人打交道,同时在圈内与VC互相交流,取长补短。”钱学锋表示。

对于普通VC和CVC之间的关系,张宗并不认为CVC会给普通VC带来挤压,而更多是合作。“我们的很多早期项目都会和财务投资人保持频繁的沟通和交流,一般财务投资人涉猎的行业会比较广,对许多赛道有很多研究,我们在他们的研究基础上,更容易看到哪些适合我们。”张宗表示。此外,一些垂直行业的专业基金也可以成为CVC很好的合作伙伴,“因为他们对某些赛道研究更加深入,跟他们合作能很好地弥补我们在研究上的空白点。”

在当下中国发力硬科技的大背景下,投资的逻辑已从风口逻辑转向产业逻辑,CVC和普通VC正在以更加融合的姿态,重塑中国的产业生态。